网络制片人遇见“米月光”:颠覆者生存 

发布:追蝶   时间:2009-8-29   阅读:1852  

来源: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郭建龙(北京)

  几千元鼓捣出来的网络剧,差点换回了百万斤大米——管晓杰第一次认识到了自己“网络制片人”的身价。

  2008年初,管晓杰拍的网络连续剧《电影少女》推出后,反响甚好,这时候,吉林一家名叫“米月光”的大米品牌找上门来,希望他拍续集,并在其中植入自己的大米广告。

  由于彼此都没有网络广告的经验,于是双方协议“米月光”不用付现金,而是用实物形式的大米进行赞助,支付的大米数量根据网络剧的播放次数决定。

  最终,按照他们原定规则计算出来的结果吓了双方一大跳:“米月光”要付给管晓杰上百万斤大米。“《电影少女2》的累计播放次数超过了两千万。”管晓杰说。而其拍摄成本,《电影少女》以及《电影少女2》合计42集,一共才花费了一万多元。

  “不经意间,互联网上已经产生了一批职业制片人,他们已经不是那些业余的玩票人,而是把互联网视频制作当成事业来做。”一位网络视频观察人士对记者感叹道。

  这个圈子习惯把自己称作“网络制片人”。

  “米月光”事件

  如果不是网络,并非电影专业出身的管晓杰,很难获得制片的机会。

  2005年,数码发烧友管晓杰,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拍摄了以失学女童为背景的数字电影《释放的百合心》,并在互联网上获得了认可。

  一发不可收拾的他,随后从武汉北上,到北京成立了自己的网络制片公司青春光影。截至目前,青春光影陆续拍摄了300多集网络剧,包括《大话三国之校园大战》、《天上掉下个白娘子》等。

  管晓杰说,在传统的影视渠道,如电影院线、电视台上,找不到生存空间的这些网络剧,如果要生存,要找到观众,首先就必须找到一条颠覆传统的传播链路。

  这条路就是网络。他把自己的所有作品都放在网络上,土豆、优酷、56网、酷6、新浪等任何可以悬挂视频的地方,他都挂上了。

  管晓杰还记得他推出《电影少女》时,由于投资很少,演员、摄像、灯光等能用免费的就用免费的,“质量上自然有些参差”,推出第一集的时候,网络上有不少的讽刺之声,但他仍然坚持一集一集往下推。

  正是靠着这种执著的精神,管晓杰找到了这条颠覆性的传播之路。在他看来,“米月光”的百万斤大米事件就是证明。

  “网络制片人”群体之所以迅速出现,《一个馒头的血案》可谓居功至伟。2006年,胡戈制作的这部视频短剧风靡网络,让陈凯歌3.5亿元大投入的《无极》成为了笑谈。

  “《馒头》的出现为大家指出了一条路。”管晓杰认为。当时,网络制片人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大部分的互联网视频节目仍然取自传统媒体,即使像《一个馒头的血案》这样引起轰动的作品,胡戈也只是对其进行了编辑和加工,很多素材取自传统影视作品。

  在管晓杰等网络制片人看来,“如果想在网络上和在电视上一样制作节目,只能失败”,网络视频应该是颠覆者,而不仅仅是模仿者或加工者。

  剧角映画创始人梁巍认为,传统影视节目由电视台统一采购播放,即使观众不感兴趣也照常播放,但互联网则是点播模式,只要头一分钟不出彩,观众是没有耐心去等待第二分钟的。因此,网络剧要么短小精炼,要么加入更多时髦元素。

  “如果传统电影要求在每十分钟有一个小高潮,互联网则要求每两三分钟,甚至每分钟都有高潮。”梁巍说,正是这种对于新奇、快感的追求,让各个网络制作人风格各异,但都带着鲜明的自我特色。

  这个当年只身闯入北京的年轻人,先后拍摄了《时光悠悠》、《麻将》、《黄昏回家》、《诅咒树》、《黑瞳》、《Z》等多部作品。2006年底,梁巍还帮助网络游戏公司完美时空拍摄了其游戏《诛仙》的真人网络电影版。

  一个叫刘洋的人辞职后,做了一个粗糙的网络节目叫《一日一囧》,几个简单的人物线条,叙述一些经典的笑话,每集节目只有一分钟左右,凭着一天一集的大规模轰炸,走红网络。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别说是传统媒体,就是他这样的网络人,也没有想到这个粗糙的节目会红。

  事实上,胡戈在《馒头》后也尝试了多部自编自导的影片,比如《007大战猪肉王子》、《鸟笼山剿匪记》等,尽管再也没有像其处女作那样引起轰动,但这些充满了无厘头的片子,拍摄手法上已经有了专业的迹象,受到了粉丝的追捧。

  网络剧与广告片的抉择

  “目前各网络制片人都大同小异,严重依赖于广告收入。”梁巍表示,网络剧可以获得流量,拥有知名度也不难,但真正能赚钱的途径和模式还比较有限。而且,网络剧所获得的广告收入,也与传统媒体上大行其道的品牌广告、促销广告等形式不同,其主要还是植入式广告,“就是根据广告商的要求,专门制作广告片”。

  所谓网络广告片,并非传统媒体上以介绍产品为主的广告,而是拍摄一段有趣的视频,把广告植入其中,创意还是第一位的。

  梁巍告诉记者,剧角映画就是一度依靠拍摄广告片赚钱,并以此养活公司,让他能拍摄一些更感兴趣的节目。

  近一个月来,记者从各家视频网站得知,上半年的网络视频广告呈快速增长态势。这与此前业界的预测是相符的——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企业将更加考虑广告的转化效率,更多尝试低成本、效果可量化的新媒体。

  据记者了解,广告主尝试视频广告时,一般首先找土豆、优酷等视频网站平台,再由这些平台帮助他们寻找适合的团队。

  以梁巍为例,他2007年开始,就在土豆、优酷等视频网站上拍摄广告片。当然,后来由于名气增大,自己也可以直接接单。依靠这类广告片,剧角映画去年收入20万元。

  青春光影导演周连景告诉记者,最近,青春光影每个月都可以接到六七部广告片,“每一部的收费和成本都不一样,并根据用户的成本来决定演员选择”。

  而业内颇为赞赏的“叫兽小星”最近接到了惠普公司的一单广告,据称价格高达6万元,这被认为是业内难得的高价。

  除了拍摄广告片之外,网络制片公司能够获取收入的方式,就是承接外包单。

  互象动画创始人皮三(原名王波)曾经做过央视《快乐驿站》和电影频道《爱画电影》栏目的开播策划以及早期动画总导演、总编导,也曾经为传统的影视剧制作过动画片段。这为他支撑网络动画剧《哐哐哐》的拍摄创造了条件。

  《哐哐哐》以一个叫哐哐的小男孩和他的同桌女孩为主角,表现了1980年代儿童的校园生涯,受到了粉丝的追捧。“《哐哐哐》从一开始就是为网络制作的,它并不是儿童动画,而是我们做给1970年代、1980年代生的人看的,带上了浓厚的成年人色彩,它不可能在传统渠道播放。”互相动画副总经理司烁路向记者表示。

  “但是由于脱离了传统渠道,《哐哐哐》现在是不挣钱的。”司烁路坚持认为,《哐哐哐》才是互象动画的未来品牌,但目前公司却不得不为了生存,帮助企业定制动画项目,获得一些收入。

  “面包总会有的”

  “只有在网络制片人脱离开广告制作之后仍然能够挣到钱,才是这个行业成熟的时候。”管晓杰若有所思地表示,“面包总会有的。”

  目前,广告片制作占多数的现状,势必影响网络视频长远的发展。对此,记者采访的几家网络制片公司也大多表现出了忧虑。

  司烁路告诉记者,《哐哐哐》最初几集的制作成本高达每集10万元,现在的每集成本也在三万到四万元,然而由于没有做任何广告植入,这档节目遇到的尴尬就是没有收入,“相当于我们用接项目的收入,把《哐哐哐》养起来”。

  司烁路认为,动画电影最终的出路不是广告,而是由品牌产生的实物商品,以及由此带来的未来拍摄长篇动画电影的积累。出于这个考虑,《哐哐哐》坚持不做植入广告,“以保持这款节目的独立性,塑造独立的品牌”。

  这是一种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艰难抉择,有人在坚持,有人不愿意放弃,还有人则试图在两者之前取一个平衡。

  更加务实者,则开始尝试与传统渠道寻找能够对接的交集。在他们看来,这不是招安。

  据记者了解,在传统影视制作上执牛耳的中影集团已经发现了网络制片的价值,并尝试对其中优秀的团队进行投资。“最新的投资对象将可能包括5到6家,对每一家的投资额度在数十万元的规模。”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

  司烁路则透露,巨象动画已经和中影集团签了协议,在中影的投资下拍摄另一部网络动画片《泡芙小姐》。

  今年,梁巍减少了广告片拍摄,而是把这类的生意介绍给其他团队去拍摄,“拍摄太多的广告片并不利于技术积累”。如今,他是两档网络节目的制片人,其中一档明星节目已经可以把国内最著名的歌星、影星请来。

  管晓杰已经开始筹备拍摄一部叫做《春玲》的电影。这部片子已非完全意义上的网络剧,而是瞄准了央视六套。

  “央视六套已经成为了国内数字电视主要的播出渠道,每天都会播出几部小制作的电影,这些电影是央视以60万元左右的价格购买,《春玲》拍摄后,将争取在央视播放。”管晓杰说。

  他认为,未来公司理想的收入结构是:原创非广告节目的收入占比是50%,广告类内容的占比是30%,而为企业做的纯定制内容占比20%。

  此外,与其他网络制片人不同的是,管晓杰总是在寻找任何可以播放其节目的渠道,他已经开始尝试酒店VOD系统、城市公交电视、城市互动电视、手机电视等渠道。

  “3G时代,手机无疑也是一个播放短视频的重要平台。”管晓杰认为,与2G时代的铃声下载一样,随着带宽的增加,手机上将会出现越来越多的视频节目。

  然而对于这些网络制片人而言,进军手机屏幕的最大障碍来自于牌照——由于手机视频牌照只有少数企业持有,制片人无法成为一级平台商,而只能选择成为二级内容提供商,在与平台合作的基础上进行参与。

  无论如何,这些理想主义者已经在朝网络剧的现实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