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戒网瘾机构存暴利圈钱 游戏无助孩子回归

发布:追蝶   时间:2010-8-31   阅读:1514  

来源:通信信息报 聂晓飞

  网瘾少年数量逐渐攀升,让不少商家看到其中的商机,于是大量天价戒网瘾机构应运而生。实践证明,这些机构所采用的药物、电击、高强度军训等疗法治疗效果并不好,其结果是父母浪费大量金钱,孩子却未从网瘾中走出

  据《长江日报》报道,近日,在武汉洪山区与青山区接壤的一个国防教育基地里,一群十四五岁的孩子顶着烈日进行拓展训练。他们都是因为有了网瘾,被送到这里接受“脱瘾”治疗的。他们的父母为此付出1.98万元-3.5万元不等的高昂费用。

  网瘾网住了孩子的幸福,也网住了爱子心切的父母们焦灼的心。为了将深陷网瘾的孩子们从这张无形的大网中拯救出来,父母们不惜天价将孩子们送到戒网瘾机构接受治疗。然而,问题在于,这些所谓的戒网瘾机构真的能如回春妙手,让迷失的孩子们重新回归正常生活吗?

  网瘾孩子数量渐增,天价机构借机圈钱

  飞速发展的互联网,一方面让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享受到种种便利,使人们的生活方式大为改观;但另一方面,互联网如一把双刃剑,在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同时,也催生了一大批E时代的病人。随着互联网普及进程的逐步推进,人们对互联网的依赖也日渐增强,这种依赖到了一定程度,就转变为所谓的网络依赖症、网瘾等。

  在庞大的网民中,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少年网民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据CNNIC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09年12月,中国青少年网民为1.95亿,互联网普及率已经达到54.5%,远高于整体网民28.9%的平均水平,2009年中国新增青少年网民2800万。面对内容鱼龙混杂的互联网,不少小网民深陷其中而不可自拔。在实际生活中,青少年因沉迷于网络游戏而耽误学业甚至影响正常生活的例子比比皆是,因在虚拟世界中流连忘返而使人际关系出现障碍的也屡见不鲜,有些孩子甚至因此铤而走险,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网瘾少年数量的逐渐攀升,让不少商家看到了其中的商机。于是,大量的网瘾机构纷纷应运而生。这些机构往往收费不菲,一个月的治疗费用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武汉纽特斯特家庭教育支持机构便是其中一例,该机构开设的网瘾治疗课程按课程时间收费:21天课程收费1.98万元,51天课程收费2.98万元,81天课程收费3.5万元。平均算下来,每天学费高达400多元—900多元。家长们面对迷失在网络中的孩子们心急如焚却束手无策,于是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求助于市场上形形色色的网络机构。为数不少的机构打着戒网瘾的幌子圈钱,将孩子们的身心健康弃在一旁。

  治疗机构市场乱战,“江湖郎中”医术堪忧

  据报道,目前,国家对网瘾患者应由哪些机构收治、如何治疗尚无明确规定。法律上只规定,医疗机构的设立需经严格审批。目前市场上网瘾治疗机构遍地开花,很多难免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尽管很多网瘾机构都声称拥有专业的心理医生与治疗师以及科学的治疗方案等等,但是事实上,不少机构都是徒有其名的“江湖郎中”而已。目前,国内的网瘾治疗机构市场可谓是乱象丛生。

  据悉,多数天价机构最常采用的方法不外乎药物治疗、电击疗法、高强度军训等,所谓的网瘾治疗方法,说穿了就是强迫孩子进行长时间的体力劳动、残酷的体育训练或者干脆实施体罚。如此网瘾治疗机构,仿佛是人间地狱。孩子们在他们眼中,与精神病人和犯人没什么两样。在这样粗暴的“治疗”下,许多孩子为了尽早脱离苦海,只好违心承诺不再上网,以求尽快脱身,一旦从学校出去,便故态萌生。且不说家长们的巨额花费付诸流水,在这种所谓的治疗机构中,许多孩子不仅未从网瘾中走出来,甚至连身心也受到巨大伤害。

  多招齐出战网瘾,多方合力助孩子回归

  那么,面对迷失在网络中的孩子们,家长和社会到底该如何应对,才能让他们破“网”而出,回归正常生活呢?

  首先,多招齐出。其实,除了目前为很多治疗机构所采用的电击、药物治疗、体能训练方法外,戒除网瘾还有很多其他方法。在美国,与网瘾治疗相关的话题多和野营、瑜伽、骑车、攀岩、漂流,甚至是精油按摩联系在一起。在韩国,不少机构成立了“家庭训练营”,要求父母孩子全部参加,增加孩子与父母沟通交流的时间,让孩子们能够脱离网络虚拟世界。在德国,网瘾机构的治疗方法也是多种多样:艺术疗法,如绘画、舞台剧、合唱等;运动疗法,如游泳、骑马、静坐、按摩、蒸气浴等;自然疗法,如种花、种菜,接触大自然。事实上,网瘾治疗也可以很“潮”,这样子既不至于让孩子们谈治疗而色变,也可以让他们在各种丰富多彩的活动中不知不觉地戒除网瘾。

  其次,多方合力。面对深陷网瘾的孩子们,许多家长选择把孩子们全权委托给网瘾机构。事实上,戒网瘾不只是孩子自己的事情,也不单是戒网瘾机构的事情。许多孩子之所以恋上网络,与家庭环境密不可分。不少父母忙于工作而疏于与孩子沟通,因此,百无聊赖的孩子们只好将精神寄托在虚拟的网络环境中,久而久之,便成了网瘾。因此,在治疗网瘾的过程中,家长应该与治疗结构配合,密切关注治疗过程,为孩子提供必要的精神支持。当然,相关政府机构也责无旁贷,既要为青少年打造健康的上网环境,也要加大对戒网瘾机构的监管。

  第三,打好持久战。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孩子们的网瘾不是一天形成的,网瘾的戒除当然也不是短期内可以完成的。专家认为,戒网瘾是一项漫长的工作,即使经过半年矫治,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效果,转变网瘾孩子需要因人、因情节轻重而异,短则三五个月,长则半年乃至一年。因此,在戒网瘾的过程中,网戒机构、家长与社会都要有耐心。